珠峰

珠峰

前往珠峰地区需要边境管理通行证,俗称边防证,我们都还没有办理。早上 9 点左右,吃完早餐,我们出发办理边防证。司机也是第一次带游客办理边防证,所以跟着另一个车的司机前行。在打了若干个电话,复印了若干证件,排了很久的队之后,我们终于拿到了这张边境管理通行证。

边境管理通行证,俗称边防证

随后司机带我们去租赁军大衣,氧气瓶等生命支撑装备。我们每人租了一件军大衣(租金150一天,很可能够买一件了)。车上有一瓶氧气,我们就没租。租氧气好像是600元,用不用都收费。隔壁车的一对度蜜月的新婚夫妇,从海拔 900 米的林芝就开始吸氧,自然租了一瓶。随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的旅途。

宣传墙
318 国道 5000 km 里程碑
这个宣传标语在这里好像不太合适,加了一句注释
看到远方的珠峰
在这儿买票

珠峰门票
一个休息点
这里的山看起来光秃秃的,但是走进了看全是稀疏的小草和小花,感觉挺神奇的
一路都是这样弯弯曲曲,车上的我们被甩来甩去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停车场。由于环保规定,不能自驾前往珠峰大本营,只能乘坐环保电动巴士。我们带上装备,搭乘巴士前往绒布寺。

到达绒布寺,我们立马就能看到珠峰伫立在面前,看起来似乎很近,实际上大概还有20多公里。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我们把行李放在帐篷,赶紧出去瞻仰珠峰的风采。

我拍摄的第一张珠峰照片
55mm 焦距,看起来很近

绒布寺旁边又一个小斜坡,不少人在坡顶架着长枪短炮,准备拍摄一张完美的珠峰日落。我们也想上去看看,但是风特别大,坡很陡,加上缺氧,差点给我吹闭过气去。爬到坡顶,风还是很大,有些无法呼吸的感觉,我们赶紧躲到坡上一个小房子后面,坐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看到对面有个移动基站,我给家里打了个视频电话,给爸妈直播一下珠峰的落日。这时大概是晚上九点多,家里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日喀则的天还很亮。

帐篷内

天色已晚,我们进入帐篷休息。篷主点燃了牛粪给我们取暖,我们吃了泡面,泡上西洋参。另一辆车里的几个女生叽叽喳喳,不想休息,要和我们玩斗地主。这种纸牌麻将类的游戏我是一直都不会的,只能坐在旁边刷微博,听司机和不太能听懂汉语的篷主费力地聊天。不一会儿篷主的哥哥来推销商品,他汉语很好,拼命推销一些商品,但是没人搭理他,他看我一个人刷微博,和我套了套近乎,聊了几句,然后离开了。

他们看我一个人无聊,想让我也参与进来,于是提议玩“谁是卧底“。不看综艺节目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玩这个游戏。一个女生说这个特别简单,并介绍了规则。然后我们就建了个微信群开始玩。虽然我第一次玩,但是我似乎特别擅长玩这个游戏,也许因为我喜欢隐藏自己的想法,习惯把话说的特别模糊。在这个游戏里我一次都没有输过。

我们决定熬到三点,出门拍摄星空。半夜三点,因为缺氧和困意而昏昏沉沉的我,扛着三脚架和相机,带着两个男生和两个女生,披着军大衣,走出帐篷,尝试记录下眼前浩瀚的星空。实际上我们去的日期不对,月亮整晚上都挂在头顶,但我还是设法拍到了一些星星。

最后,被风吹傻的、又冷又困的我们回到帐篷,结束了我们所有人都从未经历过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