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博客硬是被拖到了 2021 年,快过了 3 年之后,期间还经历了新冠疫情全国甚至全球大封锁,也升级,弄坏和重装过 Ghost 博客,加上在西藏缺氧的影响,很多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了。。

早上我们预定的包车司机来到宾馆门口,简单吃了个早饭后,我们上车前往日喀则。

我们预定的套餐是“羊湖珠峰纳木错五日游“,吃完早饭后赶上了拉萨的早高峰,有些堵车,司机开始联系他的路线一样朋友,要组个车队一起前行。开出市区后,我们沿着雅鲁藏布江一路向上游前行,海拔也在不停升高。

隔着玻璃

不久我们到了一个景点,其实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儿,没有做过旅游规划,稀里糊涂地定了个包车套餐,看到套餐里有羊湖珠峰纳木错就下单了,在路上司机带我们去哪儿就去哪儿。

这个地方叫雅江河谷

我们下车溜达了一圈,这里游客和做生意的人都很多。有的人牵着白牦牛让游客骑上去拍照,还对着老外大喊 “Beau~tiful“,“Looky looky!“。还有的牵着小羊,见人就问:“抱小样吗?抱小样拍照吗?“ 在这儿我没敢乱拍,因为他们看你拍到了他们的羊就可能跟你要钱,或者捂住你的镜头。

第一个停靠点

上车继续前行,不久我们就看到了羊卓雍错,也就是羊湖。羊湖是一个长条形的湖,车在路上走来走去,始终行走在羊湖的领地内。蓝色的天把湖水映得那么蓝,让人心旷神怡,我也暂时忘记了缺氧导致的头痛。

我们停靠在一个观景点停车场
通过 55mm 镜头可以更仔细地看看远处的雪山
开车经过这条路肯定感觉不错
凑热闹吧
不知道写什么
忘了这是哪儿
总之很蓝

上车后他们对司机说想亲密接触一下羊湖,司机把车开到了一个可以接触到湖水的地方。

不知道是什么鸟,好像正在洗澡
牦牛和牛屎,为了美观,牛屎被我裁掉了

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湖,我们好像并没有感觉心灵被神奇地洗涤了,于是继续上路。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是和司机的朋友和另外一团游客在一个川菜饭店汇合,在盛情邀请之下坐在一桌吃饭,并 AA 了我们比较贵的菜和他们相对没那么贵的菜。事后引起了另外一队几个人的不满,觉得菜点贵了。我们那时都不是外向的人,只想安安静静自己好好吃一顿饭,被他们硬拉过去后,我们点的藏香猪我可没吃两块,倒是对面一个女的嚷嚷着说“我还想吃肥猪肉“,最后倒嫌菜贵不高兴。还好接下来的路程我们不顺路,在这里分道扬镳了。

继续上路,来到了卡若拉冰川,据说是电影《红河谷》的取景地,一部不属于我们年代的电影。

阴沉沉的天气
阳光透过云层照在冰川上
拉近一点镜头

冰川要门票,这里不能停车,我们匆匆路过。

下一个休息点,下车走一走,看到一个喇嘛在拿单反拍照。真正的老法师。

天气有点阴沉
喇嘛拿着相机走下台阶
只剩下被风吹动的经幡

走到宗山古堡脚下,阳光太烈,拍了张照我们就匆匆离开了。

接下来的路似乎很漫长,我感觉不是很舒服,在车上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小睡过几阵。看着路边的村落,听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介绍藏民如何把牛粪糊在墙上,冬天拿来烧火取暖,路边牵着两头牦牛耕地的农民,日喀则是西藏的粮仓等等。醒来看到路两旁广阔的绿色农田和头顶上无尽的刺眼的太阳。

等太阳开始发红、暗淡下来,车子终于驶入日喀则。司机说你们看看日喀则破旧的外观,很难想象这里是西藏第二大城市,这里遍地是做建材生意的,街道很脏。我们终于来到宾馆,想倒头就睡。疲惫的我们晚饭可能是点了外卖,没有出去和司机一起另外一对人一起吃饭。这些细节我现在都回忆不起来了。我能记得的是,第二天我们要去珠峰大本营(绒布寺),而小青的同学又感觉很难受。因此我们在地图上找到最近的一家药店,去买一点止痛药,西洋参(据说能缓解疲劳,防止高反),葡萄糖什么的,这个时候我们都感觉不怎么好受,也不管什么中药西药有效没效的,哪怕有个安慰剂效应也行。顺便路上买几桶泡面在珠峰大本营吃。司机说他最不喜欢去珠峰,几年没去了。每次去都晚上睡不着,一桶泡面只能吃一半。

出发去药房,21:16 拍的照片,天还很亮

药房似乎非常遥远,我和小青走到天黑还没有到,街边的路灯都亮了起来,照亮了扫黑除恶的红色标语,我们终于看到了马路对面的药房。我们称了50克西洋参,买了一些止痛药,回去的路上又买了几桶泡面。回去之后把西洋参泡上,我们都喝了点,就洗洗睡了。

睡觉之前拍了几张夜空
曝光时间很长,云都变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