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 天路火车

上车之后,我们发现行李架早已被大量的士兵占领。我们只能把行李塞到下铺下面。后来得知,他们都是在西藏服役,到成都参加高考的。我们三个承包了硬卧的一侧,另一侧的上铺是个士兵,中下铺应该是一对老夫妇。
坐在下铺闲聊了一会之后,伴随着《我和我的祖国》的音乐声,列车开动了。我们的西藏之旅也正式开始。本以为会播放《天路》,不过毕竟《我和我的祖国》是今年的“主旋律”,火车上播放的版本还有点像之前在音频应用论坛听到的一个编曲版本。
又坐了一阵子,我爬到上铺休息了。我右边铺位的士兵哥们,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保持向右侧身的姿势看着手机,我不由暗暗佩服他的定力。后来他跟我们聊天才知道,他在部队是狙击手,难怪可以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呢😁。

Day 3 - 车上一天


就这样,摇晃的火车,狭小的上铺,伴随着铁轨的喀嚓声,我塞着耳机迷迷糊糊度过了第一个晚上。早上七点钟,我已经被车厢内旅客的交谈声吵醒了,他们两个还没醒,我爬了起来,洗漱完毕,泡了杯红茶,吃了点蛋糕,坐在窗边欣赏风景。

兰州东站 临时停靠

中午12点火车开到了西宁站,我们要下车换乘带供氧的高原列车

13:30 左右 路过青海湖 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青海长云暗雪山
Sheeeeeeeeep
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
格尔木站 停靠25分钟 要换内燃机车车头 我们下车逛了逛
格尔木站出发后 列车开始供氧 外面全是光秃秃的荒山
21:00 左右
21:30 左右,列车驶入雪山
天太黑了,只能调高ISO,降低快门速度

列车应该会在凌晨一两点左右经过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对面上铺的狙击手看到我们没有吃任何药物,给了我们一瓶红景天胶囊,说到时候鼻血“biubiu”地流就不好了。虽然对红景天的效果持怀疑态度,我们还是每人吃了两粒。药瓶上印有“总后勤部配发”字样,权当是安慰剂吧。

随着列车驶入黑夜,拍摄夕阳日落和雪山的人群也收起了手机和单反,回到自己的铺位休息。我戴上耳机,看着窗外的雪山和星空,播放了一首 《The Fields of Ard Skellig》,也迷迷糊糊地睡去。

Day 4 来到拉萨

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有一点对高原反应的恐惧,有一点对西藏的期待。早上五点多钟,还没到那曲,我就没法继续睡下去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轻微的头痛。对面的老夫妇也早早就醒了,老妇人还头晕呕吐,不过这也是我见到过最严重的高原反应病例了。车上的一个士兵有些说自己头痛胸闷,而与我同行的两人却称没什么感觉。

那曲停靠时间很短,光线太暗,只隔着车窗用手机拍了一张看不清的照片

列车刚驶出浓雾,又驶入另一团雾中,带着我们在草原、雪山和牧场中穿行。

草原的日出把车厢的影子拉的很长
雪山下的村落
Meadows of Heaven
村落
牦牛

窗外的标语写着“保护好世界上最后一方净土”,我们就要到达拉萨了。

下车了
出站

因为车上信号不好,没有找酒店,下车之后我们在路边拿手机查找,一直被旁边的黑车司机骚扰,而且是几个司机轮番轰炸。最后决定住在布达拉宫附近团结新村的如家酒店(去了之后感觉像个假的如家)。最后我们还是没有坐黑车,而是向西走了一百多米打车。

出租车上,第一次看西藏的云